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六章 请我,我才上

    “小子,你是在耍我啊?”

    包执事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没有前三的令牌,又没得到老院长的认可,秦浩想侵犯五层,明摆是不把他这个守护者放在眼里。

    “不不不,我想您一定是误会了,他怎么敢耍您?分明是在玩你,啊哈哈哈……”

    李霸天不嫌事大,在一旁添油加醋的爆笑开来,笑声仿佛是在嘲弄秦浩,又仿佛是在讽刺包执事,总之刺耳到了极点。

    他又道:“这秦浩最近嚣张跋扈,仗着核心弟子的身份,在外院谁都不放在眼里,扬言上天窜地,不所不能。莫说踏入藏兵阁五层,就是一把火把整座藏兵阁烧了,您包执事连个屁都不敢放!”

    “小子,你当真是这么说的?有种你当着我的面在说一次试试看!”

    包执事显然是脑子一根筋,三言俩语被这李霸天把怒火给调动起来,身上散发出橙色的元气,目光严肃的盯着秦浩,貌似随时会出手。

    “姓李的,你颠倒黑白的功夫真不是盖的!”

    秦浩本不想与李霸天计较,因为他还不配。

    奈何这货寇屎盆子的功夫比汪大军有过之而无不及,已经触碰到了秦浩的底限。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没有前三令牌,就大言不惭跟我赌,分明是在蔑视包执事。你还不速速滚回四层去,然后给我付钱?”

    李霸天言语之间,已经不耐烦的挥挥手,像打发叫花子一样驱赶秦浩。

    “哦对了,以后我李霸天出现的地方,你秦浩要远远滚到三里地之外,见个人就告诉他,你霸天爷爷在此!”

    李霸天又嚣张的昂起脑袋,鼻孔都扩大了,狂妄的很。

    “胜负定论过早,这五层,我要进!”

    秦浩懒得在搭理他,踏脚往楼梯迈。

    “站住……没有令牌,想闯五层不成?你找死!”

    包执事身子一挪,堵在了秦浩面前,气氛瞬间紧张到窒息。

    门口的弟子们见状,皆替秦浩狂捏冷汗,如今这一幕,还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进也不行,退也不行。

    但这能怪谁?

    还得怪秦浩自己,是他太得意忘形了。

    他就不应该和李霸天打赌,而是应该像个废物一样认错。

    “包执事,你守护藏兵阁本身没有错,但你顽固不化,听信谗言,恶心重伤我,有失长辈身份。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路让开,否侧,后果自负!”

    秦浩的心情败坏到极点,脸色渐渐沉下。

    “哎呀……你还敢威胁包执事,不仅威胁,还辱骂?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我说包执事,您也看到了,此人狂妄无比,如果不施加惩罚,您的面子往哪里放?换成是我,早一巴掌将这胆大包天的狂徒拍成烂泥,也省得破坏了咱们学院的风气!”

    李霸天开口到,表面上激愤无比,心里却乐开了花。

    秦浩这脑残,顶撞谁不好,竟然敢顶撞包铁皮?

    而且还敢威胁?

    若能借包铁皮的手把秦浩除掉,那么李霸天无疑会在地榜又上升一个名次。

    门口的弟子也没料到事情会演变的如此恶劣,秦浩硬闯藏兵阁,还敢威胁包执事,按照院规,是要废去修为,逐出赤阳学院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