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盛泽的这个想法其实一直都有,对于贺晨曦他总想把她牢牢的绑在身边,让她哪里都去不了,曾经尝过一次失去的痛苦实在是痛彻心扉,他绝不想再尝二次。

    贺晨曦似乎感觉到了顾盛泽的心绪轻轻握住他的手慢慢抚摸:“你放心这一辈子只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家,你若希望我放弃演艺事业,我一定都听你的。”

    顾盛泽听贺晨曦这么说若说不感动是假的,他知道贺晨曦有多喜欢演戏,可是这个小女人居然愿意为了他放弃,这一辈子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微转过身将身旁的人儿紧紧拥入怀里,仿若要嵌入体内,他轻轻低喃:“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把你禁锢在身边,你注定会在这条路上飞得越来越高,你只要记住不管你飞到哪里,我都会紧紧跟随着你。”

    贺晨曦将头倚靠在顾盛泽怀中,微微眯着眼,鼻尖都是顾盛泽身上熟悉的味道,如此地安心,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舒服地她几乎在顾盛泽怀里睡过去。

    “小猪,刚起又睡。”头上传来顾盛泽满是调侃地声音。

    贺晨曦微红了脸轻捶了下顾盛泽:“老是笑我。”

    随即起身走到花间道:“我摘些花等会插瓶子里放在屋内怎么样?”

    顾盛泽点了点头:“你喜欢就好。”

    贺晨曦一边走一边看,花圃里的花种类确实繁多,蓝色的玫瑰,紫色的郁金香,玫红的康乃馨,黄色的菊花,大红的牡丹等等,明明是不同花季的花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同一时间让它们盛开的。

    似乎看出了贺晨曦的疑惑,顾盛泽走向前道:“我命人专门搭了暖棚,种植各种花,这些都是移栽过来的,以后会定期移栽一次,你喜欢的话就摘吧,这些花到时估计也撑不了多久。”

    贺晨曦微愣,这么多花,很多还是稀有品种,这样子移栽过来还不日就会枯掉得花费多少精力和金钱。

    “以后不用这样,我想看花的话你可以带我去暖棚看,这样实在太浪费了些。”贺晨曦虽然感动但还是觉得这样做未免可惜了些。

    “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觉得浪费,你放心到时这里我也会修建暖棚,让这边的花四季常开。”顾盛泽知道这小女人想为他省钱。

    贺晨曦点了点头,既然这花过不了多久就会枯萎她也不再客气,从屋内拿了把剪刀出来,连茎带叶剪了十几支,而且还摘了好几朵玫瑰花,准备一会做鲜花饼用。

    回到屋内便去找花瓶将手中的十几支花插起来,瞬间屋子里一股花香。

    贺晨曦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插花献宝似的拿到顾盛泽面前道:“好看吗?”

    顾盛泽点了点头:“经太太这么一装饰,我这小屋蓬荜生辉。”

    贺晨曦白了他一眼:“贫嘴。”随即找了个地方将花瓶放置上去。

    左看右看似乎颇为满意,自己偷着乐。

    顾盛泽被她这孩子心性逗笑,起身拿起桌上贺晨曦刚刚摘下的玫瑰花,将花瓣一片片撕下来放入篮子里。

    “我以前最喜欢吃玫瑰花饼了,以前每次去爸爸的公司他总会命秘书给我去买鲜花饼。”似想到什么,贺晨曦的眼眸微带些伤感。

    听言,顾盛泽停下手中的动作将贺晨曦搂入怀里:“不想那些好吗?以后你想吃我给你买,或者你教我我给你做。”

    顾盛泽的话换来的是贺晨曦的大笑声:“傻瓜,都过去的事了,我没什么,我感觉老天爷对我很仁慈,曾经再过艰难至少把你送给了我,这一辈子我只要一个顾盛泽足矣。”

    顾盛泽笑:“我也只要一个贺晨曦就足够了。”

    贺晨曦将顾盛泽摘好的玫瑰花瓣放在水池下清洗了下,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袋面粉。

    “说真的,我虽然很喜欢吃鲜花饼但没做过,万一很难吃怎么办?”贺晨曦略显苦恼地看着顾盛泽道。

    “只要是你做的,再难吃我也给你吃光。”顾盛泽的话想都没想就已经脱口而出。

    听言,贺晨曦大笑:“这可是你说的,到时若敢不吃光看我怎么收拾你?”

    顾盛泽微挑了下眉,一向冷峻的脸此刻难得的带上几分邪气,只见他凑到贺晨曦耳边轻轻低喃了几句。

    贺晨曦微愣,随即脸涨得通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下流。”

    顾盛泽只是低笑,贺晨曦将面粉倒入盆里倒了点水便开始和面,转头见顾盛泽正站在一边微笑地看着自己,想起这家伙刚刚在自己耳边说的话,坏心一起忽然拿沾满面粉的手在顾盛泽脸上拍了下。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