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快更新回到山沟去种田最新章节!

    第九百七十八章祭

    姑家来的,米都已经蒸好,鸡也已经杀死,原因以前已经了解过,姑姑疼人,怕你存起来养起来舍不得吃。

    系统精细的运作下,寨子里的游客越来越少,到卯日的前一天,阿音终于上崖来了,游客也全部清空,索道溜索停运,栈道关闭,只留下后山通路。

    对外的宣传,只是苗寨各种设施需要大修大检,几处工程整改,因此暂停开放。

    整个寨子里,除了苗娃这个苗汉混血,就只剩下猎户叔李君阁两个汉人。

    家家开始设祭坛。真正进入祭典的起始日子,就是从设祭坛招引亲人魂灵来享用祭品开始起算。

    和棰牛祭一样,除了祭祀远祖,还要祭祀去世不久的亲人。

    别说李君阁这汉娃子,就连苗家人好多自己都弄不规范仪式了,不少人家来育爷爷这里取经,育爷爷和各把寨耐心传授,倒让李君阁听了个过瘾。

    远祖不用说了,亲人一般要按父亲、母亲、爷爷、奶奶的顺序来祭祀。

    也就是说,如果父亲不在了,就是祭祀父亲。如果父亲在,母亲去世了,就祭祀母亲。

    如果父母都在,爷爷去世了,就祭祀爷爷。如果爷爷还在,奶奶去世了,就祭祀奶奶。

    正因为这样,悬天寨五溪蛮这一支在后面的鼓藏节集体祭典中有模仿去世亲人的游行表演,这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

    有两户老人抹着眼泪来询问是否可以祭祀刚去世儿子,女儿。

    育爷爷叹了口气,好生安慰了一通,说没有问题,一来死者为大,二来祭祀本就是为了让生者安心。

    祭坛方位的设置是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在悬天寨,大多设在火堂边后的中柱旁。

    站在门口面向屋内,悬天寨各家的祭坛基本上都设在右墙中柱的柱脚下,朝天书崖那个方位。

    正好那边朝东,而且下边还有燕子洞祖宗陵寝。整个寨子的方位,祭坛的方位,和这些都暗暗契合,原来都是有讲究的。

    祭坛是一个簸箕,里边放一块七斤重的的糯米饭,一块煮熟了的四方猪肉,一碗切碎了的熟猪肉,各家看自己习惯取单数,摆放上三到五碗米酒,三到五条小鱼干,一碗米。

    小鱼干上次捶牛祭便出现过,李君阁当时没有注意到它的特别。

    到这时才发现这不是苗家田里的鲫鱼或者鲤鱼,一打听把寨们也不知道汉语该叫什么,只说这是一种山溪里边的小鱼,苗语叫“乃雄乃肋”。

    然后还告诉李君阁这鱼后边很多地方都会用到,因为鱼象征着多子,家族繁衍快。

    和棰牛祭一样,糯米饭上斜插一对牛角,角尖插在糯米饭里,角口一端斜靠在墙上。

    牛角分雌雄,也就是一只是母牛的角,一只是公牛的角,公牛角雕有花纹。

    雌牛角里盛甜酒,雄牛角里装米酒。

    簸箕旁边摆有一张小板凳,板凳上放一篮子,篮子里放一套衣服,从那套衣服,你可以看出所祭祀的亲人是男性还是女性。

    另外,还在簸箕旁放一把马刀,马刀是直的,差不多一米长,红绳缠柄,底部有一大圆环,李君阁估计是汉代缳首刀的形制,不过不能确定,因为汉家那刀似乎更长。

    阿音家的祭坛放有两个簸箕,这意味着这次鼓藏节将宰杀两头水牯牛,以同时祭祀两位去世的亲人——阿音的奶奶和祖祖悬天鹞子。

    除了牛,米,猪,鱼的踪迹,还有一项时常出现的动物踪迹,鸡。

    各家各户的门前,多了一根近十米场的老楠竹竿,挑起了一面“幡”,这是各家的鼓藏旗,其实就是招魂幡。

    家庭立的鼓藏旗同样是用腊染布做的,有八米长,五十厘米宽,顶上插满鸡毛,上面染绘有很多图腾,和各村送过来那几面寨旗大致一样。

    用老瘪爷的解释,竹子,象征着多发快发,旺家;鸡毛象征着对光明的向往,还有勤劳早起;图腾那就不用多解释了。

    鼓藏旗上有鱼、有蛇、有龙、有蝴蝶、有人物,总之只要是与苗族生活有关的图案,在上面或多或少都有体现,就是用来招唤祖宗灵魂的圣物。

    这也说明苗族是一个典型的图腾崇拜民族,图腾在苗族生活中无所不在,也无所不能。

    四百零三户,一家一面,加上各个村寨每村送来的几面,整个寨子蓝白鼓藏旗迎风招展,要是小准来到这里,肯定要惊呼《蜀山》魔派大营居然没有这样的镜头,绝对实在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当天晚上,阿音的舅舅抬出李君阁送上来的三只两百多斤的大狮子头跑山猪,替祭司备好。

    育爷爷本身就是祭司,但是这次他作为鼓藏头不能亲自主祭,而是去请了别的寨子的祭司,到自家的祭坛边招请祖先来受祭。

    祭司被称为“沟横”,四百户人家,一两个人是不够用的,因此各寨会这个的都来了,一般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